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新闻动态
文物保护|一件汉代三凤菱纹铜镜的保护修复
发布时间:2020-7-6 9:52:48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次数:156

      作者简介 

      孙向阳 男 (1968-)1989年参加工作,从事博物馆工作32年,中共党员,邳州博物馆副馆长、文博副研究馆员。

      现为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专业委员会会员、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会员、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、中国青铜专业委员会会员。

      研究方向:青铜器修复、瓷器修复、全形拓。

一、引  言

      该件汉代三凤菱纹铜镜2009年出土于安徽省肥东县撮镇公安战国西汉墓群的M4,墓葬形制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,带斜坡墓道。随葬品不丰富。

      青铜镜是青铜文化的延伸,是中国古代文化遗产中的瑰宝。铜镜的产生与人们的审美需求息息相关,是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具。铜镜产生于殷商时期,历经商周、秦汉、明清,时间跨度较长,直到玻璃镜出现以后,才被真正取代。汉代是我国铜镜发展的重要时期。汉镜出土的数量最多,使用普遍,在制作形式和艺术表现手法上也有了较大发展。这个时期的铜镜铸造工艺精良,形态美观,图纹华丽,完美地呈现了日用品与艺术品的有机结合。

      该枚铜镜出土时碎成9块,缺失一块,表面有一层土垢覆盖。经拼对发现,该镜属于汉代三凤菱纹镜,圆形,弦纹钮,素卷缘,钮外饰云雷地纹环带,一周弦纹圈外为主体纹饰区。纹饰是浅浮雕穿插交连,三凤鸟以菱形回纹相互间隔,主体纹饰带以细密的云雷纹为地纹。

铜镜出土时情况通电小标题

二、检测分析

      为全面了解该件文物的金属成分和锈蚀产物,我们进行了多项检测分析,以期为后续的保护修复工作制定有针对性的方案。检测分析结果如表1:


表1  检测分析结果

      从分析结果来看,该件铜镜硝酸银滴定未发现氯离子,即不存在有害锈;合金成分主要是铜锡铅合金(Cu 71.02%,Sn 27.05%,Pb 1.93%)。 

三、保护修复技术路线

      根据上述检测结果,该件青铜镜没有生发有害锈,其主要保护修复内容是:清洗(去除其松散的锈蚀产物和附着的土壤)、传统修复(拼对、焊接、整形、补配和做旧,恢复其形制)、化学缓释和封护。据此制定的保护修复技术路线。




保护修复技术路线


四、保护修复过程及方法

      (一)建立修复档案是为铜镜做一份详细的资料,包括编号、名称、尺寸、来源、照相、画图、及出土后现状、病害检测分析、修复、缓释封护过程等进行全面详细的图文影像记录。

      (二)清洗表面锈蚀产物和粘附土壤,将其浸泡在盛有蒸馏水的容器内,用毛刷、棉签等工具小心擦除镜体表面、断裂面的浮土等土垢,尽可能的将其擦除干净,为完整合缝做好准备工作。

     (三)拼对花纹,做好拼接前准备、并画图标注断裂面连接。

     (四)焊接:本器采用点焊法焊接加固。按照标注记号拼接断裂连接面,取两点对应位置锉“v”形槽,进行拼接点焊。对接时控制断裂口在一个平面上、无错位时可进行临时定位点接,翻转连接面观察镜面花纹对接是否连贯完整和镜面平整,可进行微调。通过此方法,逐块将碎片连接形成一个整体。仔细检查是否出现对接错位、高低不平的现象。如果有上述现象,应逐块进行微调,使碎片之间对接完全吻合、平整。通观全镜,确定碎片连接面平整没有错位后再对整体加固焊接。

铜镜焊接加固

      (五)缺损补配:该铜镜纹饰属对称三凤菱纹镜,通过观察发现镜面纹饰以镜鈕为中心呈120°对称。采用石膏模范反转补配,利用现有铜镜纹饰翻模进行纹饰补缺。

      1、取一块略大于铜镜硬纸板放置镜下;选取补缺花纹相同区域,用揉制好的橡皮泥沿花纹相同区域,贴紧花纹竖立围成一个封闭的橡皮泥圈,并与镜边稍放宽一点距离;擦涂石膏脱模剂(医用凡士林)后倒入调制好的石膏浆,等其凝结稍干时,取下橡皮泥修整石膏模,翻转石膏模及铜镜。在石膏外边口上做出模具隼口,再用橡皮泥沿已经翻制石膏大小竖立圈出封闭的橡皮泥圈,使之与镜背贴实。刷涂医用凡士林,倒入石膏浆,待石膏稍干时取下橡皮泥并用刀具修整并做出模具隼口,用同法将两侧封口做出活动石膏模。

      2、将石膏模放置沙盆中,浇铸口向上,将溶化的锡合金液沿铸口注入,等其凉透取出模块,磨去去除多余高出部分。将翻制好的锡合金模块置于铜镜缺损口处,使其与镜面花纹吻合,切去多余部分将其与镜面断裂口及花纹相吻合,将其镶嵌缺损处并与镜面焊接加固,这样就完成了花纹的翻制补缺工作。

铜镜缺损补配

      3、除锡、做旧

     用手术刀、洁牙工具剔除高出镜体的焊锡。依照铜镜颜色调制原子灰、矿物颜料,用铲刀将缝隙填平,待干透后用砂纸磨平。

此件器物的做旧采用传统饰色方法,用颜色覆盖缝隙。根据修旧如旧的原则,采用弹、拉、点、拨等手法,按照缝隙周围颜色层次,分别做出颜色,使其与镜体颜色统一起来。

     4、缓释

     为防止保护修复后的器物再次锈蚀,还需对其进行缓蚀和封护处理。此次保护修复采用的缓蚀试剂是1%的苯并三氮唑(BTA)乙醇溶液,同时,为了避免BTA在保存过程中挥发失效,还使用了1%的B72-乙酸乙酯溶液进行封护。处理后,器表无炫光和颜色改变,既能保持文物的本来面貌,又符合文物保护“可逆性”和“不改变原貌”的原则。

五、结语

      通过科学分析该件汉代三凤菱纹镜合金成分和病害状况,运用现代科技与苏派传统修复技法,进行有针对性的保护修复。并进行缓释封护科学保护技术处理。这种传统和现代相结合的办法是青铜文物保护修复的有益尝试。不仅延长了该件文物的寿命,而且成功地恢复了其展示功能,使其承载的历史、科学和艺术价值得以更好地呈现。


铜镜修复后通电小标题





上一条:“国潮汉风·夜彭城”——“徐博之夜”文旅惠民活动即将启幕
下一条:落实安全责任,强化生产管理—— 徐州博物馆“安全生产月”活动扎实推进
您感兴趣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