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展览 > 常设展览
古彭千秋—徐州历史文化陈列
      鸿蒙初辟,上古苍茫。天赐安徐,地赋舒祥。
      大海东屏,中原西望。北临齐鲁,南连淮江。
      襟山携水,汴泗交畅。物阜民丰,思达气爽。
      文喧武赫,王者气象。千秋古彭,泱泱汉邦。
      徐州古称彭城,是汉王朝的发祥地,国家历史文化名城。
      六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,这里就是先民理想的生息之地。禹分天下,徐州为九州之一。夏商时期为大彭国。两周时期,先属徐、宋,后归齐、楚。秦汉之际,西楚霸王项羽号令天下,都彭城。两汉时期,中央政权先后封楚国、彭城国、下邳国于此。汉代以降,徐州一直是我国东部区域性政治中心、军事重镇和南北文化交汇之地。
      徐州文物资源丰富,拥有众多的新石器时代和商周遗址、规模宏大的两汉王侯宗室陵墓、完整的明代地下城以及无数的珍贵文物。它们见证着先祖的劳作、百姓的安康、兵武的豪勇、王侯的奢华。在这里,我们可以抚摸历史,展望未来。
      第一部分 东方唱晓
      徐州位于沂、沭、泗河下游,地处鲁南丘陵与苏北平原的过渡地带。一万年前的新沂何山头旧石器时代遗址就发现有古人类活动遗迹。新石器时代这一区域属于海岱文化圈,经历了北辛、大汶口、龙山文化的演进过程,尤其是大墩子、刘林、梁王城、花厅等遗址发现规模较大的史前聚落或墓地,共同演绎了黄淮流域东夷文化的文明化进程,也是中国史前考古的重要发现。
      第二部分 彭晖徐曜
      夏、商、周时期是中国古代早期国家的形成与发展阶段。
      从夏至商早期,徐州地区为东夷土著岳石文化的范围。尧封黄帝的后裔彭祖建立大彭氏国,禹封伯益之子若木建立徐国,都是东夷土著的重要方国,与中原王朝时战时和,最终融入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发展潮流。东周时期,彭城为宋国的东方要邑,先后受到齐、楚等大国的攻伐,楚文化对其影响最深。
      徐州地区大量商周时期的聚落遗址显示了这一时期多样的文化面貌。
      第三部分 汉并天下
      秦始皇兼并六国,建立起专制集权的中央帝国,彭城设县。秦末,起义风暴席卷全国,西楚霸王项羽不居关中而都彭城,王九郡,号令天下。
      徐州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,最终在楚汉战争中战胜项羽,建立西汉帝国。后人所称的“汉文化”、“汉人”、“汉学”,皆源于这个长达426年的朝代。公元前201年,刘邦将故乡这片富庶的战略要地分封给同父异母弟刘交,都彭城,自此,以徐州为中心的楚国建立。西汉时期,先后历十二代楚王,东汉时期,先后历一代楚王、五代彭城王。两汉时期,徐州地区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得到全面发展。
      第四部分 锁钥雄镇
      魏晋南北朝时期,政权更迭频繁,徐州作为南国屏藩,北门锁钥,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西晋承三国曹魏建制,设徐州刺史治彭城。南北朝时期,彭城郡“其地倏南倏北,畛(zhen)域靡(mi)定。”
      隋唐至宋元时期,中国封建社会进入鼎盛期。隋初置徐州总管府,唐代先后置徐泗濠、武宁军和感化军节度使。五代、北宋置武宁军节度使。元至正十三年(1353),徐州一度改为武安州,彭城县撤并入州。随着京杭运河的开通,这一时期,徐州河山郁盘,汴泗交流,交通和军事地位日益加强。
      第五部分 史河无尽
      明清时期是我国封建王朝的巅峰和最后阶段。徐州因其军事位置仍有“屹然重镇”之称。明永乐十三年(1415)京杭运河畅通,“千艘万舸,昼夜罔息”,徐州作为漕运的重要节点,“所关国计民生甚巨且重”。
      徐州城历来饱受水患之苦,尤其是明天启四年(1624),黄河决口,洪水入城,三年方退,全城尽被泥沙掩没。崇祯元年,兵备道唐焕修复旧城,与明初洪武城雷同且基本重合,清代沿用并进行修缮,民国时期被拆除。
      近年的考古成果,见证了徐州“城下城,府下府,街下街,井下井”的叠城奇观。